麻豆传媒黄片影院

| | 0 Comments

“奴婢拜见小爷,快两个月的时间没见到小爷,奴婢实在是思念得紧。今天见到小爷……呜呜呜……”

“哈哈哈,好了好了,忠贤,你拍马屁的功夫还得多练练。嗯,这两个月孤交待给你的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啊?”

“大体都按照小爷的要求做了,只是时间太紧,人手又比较少,所有还有点尾活没弄清楚。”

“嗯,前头带路,孤要亲自查看。”

农历三月中旬,北京城的气温明显回升。朱由栋在自己的休息日,带了张以诚、熊廷弼、徐光启、李纯忠、张世泽、王承恩等人,在李世忠的护卫下,再一次来到了红河庄。

从彻底拿回红河庄的控制权开始,整个冬天,魏忠贤基本吃住都在庄子里。趁着农闲时节,他大撒银弹,把庄子里的劳力们都有效的组织了起来,严格按照朱由栋的草图,在沿河的几百亩土地上进行了施工。

“小爷请看,这就是按照你的要求,在榆河进入咱们的庄子后,在河上建起来的水坝。整个水坝高一丈(明代一丈约合现代311米),中间的水闸是一整块的厚木板,目前已经实现完的蓄水。”

“嗯,好,不过现在只是春天,水流较小。就是不知道夏天能不能撑住啊。”

“哎哟,小爷这点您请放心,奴婢负责的事情,样子不敢说好看,但这品质,绝对是没有问题的。若是夏天溃坝,小爷只管叫人直接把奴婢给棒杀了。”

拦河筑坝,当然是为了给以后的水力机械提供动力用的。不过一方面朱由栋对这种受自然条件限制的水力机械其实也不太感冒,另一方面则是榆河上游的皇庄是一位太妃的。所以不愿也不敢把水坝修筑得太高——这里到底还是太小,只是他练手的地方而已。

“小爷请看前方,那一排房屋,就是按照小爷给的图纸修筑的,呃,厂房。”

“嗯,粗看还是不错的。孤前面给你说的原料,你都准备妥当了吧?”

清纯小雯纯美动人

“均已准备妥当。”

“很好,那就趁着今天三位先生都在,马上开始生产吧。”

“遵命!”

随着朱由栋的一声令下,这一排厂房似乎一瞬间活了过来。

第一间房子里。

先是一头硕大的,本该过年的时候就被宰杀的肥猪,在凄厉的惨叫声中被人割断了脖子。几个庄民动作熟练的将肥猪开膛破肚,唯一和以前杀年猪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宰杀后,猪的油脂部分部被完整的取了出来,送到了第二间房子里。

猪油送进来之后,早有两个庄民将大锅烧得滚烫。胶冻状的猪油进入大锅后,很快的就变成了液体。之后从一个侧门避开了第三个房间,进入了第四个房间。

与此同时,第三个房间的庄民则是在把小苏打和生石灰充分混合后,将漂浮在最上面的一层液体小心的用陶瓷容器收拢,然后也送入了第四个房间。

说到这里,朱由栋想要做什么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他要生产诸多穿越者穿越回古代想办法挣钱的大杀器:肥皂!

当然,到底是皇太孙,位置不一样。而且所谓民用品,在这个时代,一开始的时候最好的自然是走高端路线,所以简单的肥皂是不行的。

在这一点上,朱由栋也早有计划:当皂化反应基本结束,团状的肥皂被取出来后。早有庄民把事先准备好的迎春花汁液混入并努力搅拌。最后,带着浓烈花香味的肥皂在其尚未完硬化之前,就被分割装入了各种模具之中……

整个生产过程极快,一头猪,两块板油,在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里,生产出了足足六十块肥皂。

整个生产过程基本实现了流水线生产,各个环节的庄民(工人)只负责其中一项,整体生产工艺,只有朱由栋以及魏忠贤掌握。

当然,这一天朱由栋带来的张以诚、熊廷弼等人,他也没有瞒着。

“来,三位先生,还有你们几个,都试试用这个东西洗洗手。”

少顷,一阵惊叹先后不一的响起。

“太孙,这个东西为何如此神奇?臣看得很清楚,这东西的原料不是油脂么?怎么经过一番变化后,却能把臣的手,洗得如此干净?”

“是啊,比什么皂角、胰子的去污强多了。臣只觉得,以前的一些陈年老垢,一下子都清除掉了。”

对于这些人的反应,朱由栋只觉得很是正常。因为此时的中国人可不是愚昧的欧洲人。

据说在古埃及时代,那时候的人们就已经发现了皂化反应并制作出了原始的肥皂。结果中世纪肮脏的城市多次爆发瘟疫,那时候的欧洲人不去反思自己的卫生水平,反而说这是肥皂引发的问题……所以在历史本位面,一直要到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欧洲的城市广泛有了自来水系统和热水器之后,肥皂才会复兴。

当然,现在西欧也有穿越者了,肥皂迟早会在西欧提前复兴。不过在东方,有我的存在,中国也不需要等到二十世纪初期才引入肥皂了。

“呵呵呵,诸位先生,你们觉得,若是孤把此物大批量生产,然后拿来售卖的话,一块可以定价多少?一年能够获利几何啊?”

这个时候,若是沈鲤和吕坤在场,少不得又要呵斥太孙过于势利了。不过现在在场的三位,张以诚是无可无不可,熊廷弼早就对皇太孙彻底倾心,至于徐光启:理学男的注意力早就不在这里,而是苦苦思索为什么油脂会变成这样的东西了。

“太孙,臣以为,这个东西,一块至少得定价三钱银子。”

“哦?熊先生,这根据何来啊?”

“臣刚才看得很清楚,这个东西的原料乃是猪身上的油脂。一头大猪的两块板油,也不过生产了六十块这样的东西。臣不管那些猪肉、猪下水拿去做什么了。总之,一头猪只够生产几十块这样的东西。再加上后面陆续加进去的东西,人工什么的……所以,这些东西的售价加起来,怎么也得够买回两头猪吧?而我大明现在猪的市价,一口大猪,大约一两五钱到二两之间。所以,三钱银子,不能再少了。”

“呵呵,熊先生说得有理。”

“太孙,臣还有一议。”

“先生请讲。”

“这油脂变为此物,端的极为神奇。而且此物的作用也极佳。所以太孙应该想法保护这制造过程不能外传。说实话,臣等也不该来看的。”

“哈哈哈哈哈~~三位先生以及你们,都是孤的肱股。没什么好对你们隐瞒的。”

这是为了收买人心吗?有这个原因。但实际上,作为穿越者来说,这个肥皂的生产工艺,还真的不是个什么事。

在朱由栋看来,猪油生产肥皂这种事情,在现代社会,几乎任何手工作坊都能制造,技术难度其实很低。对于穿越者来说,这个金手指真心不算什么。

事实上,在肥皂生产出来之后。剩下的猪油残留物里,还可以用来生产蜡烛和甘油。尤其是后者,那个作用在近现代社会里简直不要太广泛。

所以,若是今天他带来的人对肥皂的生产起了歪心思,在偷学之后就想自己独立门户:可以啊,但是以后穿越者的种种福利,你就不要想分润半点了。

这是在收买人心,也是在不动声色的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