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豆奶抖音短视频

| | 0 Comments

随着萨五陵一声轻叹。

那云承平胖脸之上的笑容不由的一僵:“道长,你在说什么?”

哗啦啦~

夜幕中,一队甲士齐齐拔出刀剑,虎视眈眈的看向云承平,刀剑之上闪烁着符文的流光。

可见都是极好的兵刃。

事实上,这是天意教中护法力士所佩之刀剑,可破法力气场,可斩佛门金身,是近乎法器的刀兵。

呼~

燕霞客缓缓抬头,眼眶中鬼火幽幽。

在他的斗篷之下,银白骨架之上,隐隐有一道道若隐若现的血丝浮现。

呼~

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顿时充斥山巅,一时似连雨声都消失了。

“呵呵~”

版妖半纯真都市女生

云承平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死死的盯着萨五陵:

“不愧是太极真人的徒弟,竟然发现了。”

“吴家的操魂虫真是名不虚传,连城隍都可操控。”

萨五陵脸色沉凝,心中煞气翻滚,却强自按耐了下来,冷冷的看向云承平:

“其他的城隍呢?”

他驻足吴州前足有三天,没有见到一尊城隍,心中已然有了不祥之兆,但总还是存着一丝侥幸,但此时,他心中其他城隍只怕都已经落入这些人手里了。

“萨道长何必明知故问?我来了,那些孤魂野鬼,自然是……”

云承平冷酷开口:

“灰飞烟灭了!”

灰飞烟灭!

萨五陵新长出,近乎一线的长眉挑起:

“好得很!”

“你们这一路走来是不是感觉很顺利?是不是觉得众望所归,王师过处,众人拜服?你以为你区区本命境界的修为,能够做到这一切吗?”

云承平一笑,牙齿泛着寒光:

“元神一击三万里,那位太极道人强横无敌又如何?此地距离青都何止六万里,你且看看,他还救不救得了你!”

话未说完,他又自长笑一声:

“诸位既然来了,为何还不出来?”

轰隆!

雨幕之中道道气流炸响,四面八方都传来长笑之声。

“什么狗屁太极道?一言想为天下法?他还不配!”

“我辈生来自由身,想要束缚我等,痴心妄想!”

“吴州一百六十八个鬼魂野鬼,大半都被我等杀了,也不怕再杀几个!”

这长笑之声初时似乎还很远,很快就来到近前,席卷的漫天雨滴拍打向荒山之上的所有人。

铮铮铮铮~~~

那呼啸的雨滴拍打而来更胜过世俗任何强弓劲弩,一众披着蓑衣的甲士不由的挥舞刀剑,斩落漫天拍打而来的雨滴。

雨幕之中狂风呼啸,大雨急来。

但一众人刀剑挥舞,却硬生生将所有雨点排斥在外,显现出了极高的武功造诣。

呼~

长笑之声刚刚落下,荒山四周的雨幕之中,已经被一道道身影所霸占。

有道士,有僧侣,有剑意森寒,只是无一例外的以法力遮面,不现本来面貌,甚至都不知晓他们的打扮是否真实。

他们虽然决定出手,却没有想着暴露自己。

这天下间除却先天数算之外,可还有不少追本溯源之神通,他们只是想杀人,可没有想着同归于尽。

一尊元神真人的威慑,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大极大的。

“没有炼就神通者?”

看得来人许多,萨五陵不但不惊,反而摇了摇头,带着一抹嘲弄的冷笑:

“如你们所说,吴州距离青都城远超六万里,你们背后的人,又在怕什么?”

他心中很平静。

几年的磨练下来,即便没有‘手爷’的指点,他也不会遇事慌张了。

燕霞客就更平静了。

但平静之下,却蕴含着深沉的杀意,他们这一路推行新法而来,但凡违法者,人,妖,鬼,乃至于城隍都是会杀。

只是,相比于妖鬼,城隍多半没有太大的罪业。

相反,他们推行新法的过程之中,各州府城隍出力极大。

此时听闻一州城隍被杀了个干净,心中如何能没有杀意?

“哼!死到临头了,嘴倒是很硬。”

有人冷笑一声。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更为冷漠,只是却仍旧没有人率先出手。

却是被戳到痛处了。

没有人想要得罪一尊元神真人,他们隐匿行藏,自然不是心中无惧。

毕竟,面前这人可是那位太极道人唯二两个徒弟之一。

杀了他,必然会引来反噬,甚至元神真人出手追杀。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一如计划,我杀这萨老道,你们封锁四周,其余人由你们解决!”

云承平突然开口,冷眼扫过四周众人,又自看向萨五陵:

“你师杀我吴家老祖,此仇不共戴天,死了莫要怨我,要怨就怨你老师吧!”

轰!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已然一个前扑,宛如一朵黑莲般骤然绽放于雨幕之中。

密密麻麻的操魂虫轻声嗡鸣着,宛如一团黑云般,铺天盖地般向着萨五陵笼罩而去。

“杀!”

其他人也都发出冷喝之声,于雨幕之中发出道道法诀,瞬间爆发,将萨五陵之外的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萨五陵,他们不敢杀。

其余人,他们压根不在乎!

轰隆隆!

雨幕之下气流浩荡冲天,漫天大雨都被气流吹上高天。

燕霞客身子一动,正要迎击,却又突然停下。

因为他的耳边,传来了一道轻鸣之声。

嗡~

剑鸣如水,缓缓流溢,回荡在雨幕之中。

萨五陵盘膝而坐,一张泛黄的符箓在他的掌心燃烧,肉眼可见的光华自他指尖流溢而出,化作一口无形道剑。

雨幕之中,那一口道剑熠熠生辉,映彻而出的,是萨五陵眼中闪烁的杀意。

于梁州太极山,安奇生以诸城隍的灵物铸就了王权剑的‘凭依’之后,王权剑已然能发挥威力。

而随着安奇生境界越发高深,这一口王权剑也越发的强横。

哪怕此刻这一口道剑,仅仅是萨五陵以道箓烙印而下的王权剑的痕迹。

这一出现,所荡起的剑光之恐怖,也是无可形容。

呼~

道剑浮现之刹那,荒山之上陡然为之一滞,好似漫天大雨都凝滞了一瞬。

“什么鬼东西?”

有人惊叫一声,感觉到毛骨悚然,好似眉心之前被一口剑器指着,不由的骇然。

“不好,快退!”

“这,这是那位太极道人赐下的保命之物?!不,他分明说这老道士没有保命之物!”

“他骗了我们!

退!退!退!”

扑击而来的诸多修道者都色变,只以为是那位元神真人赐下了什么保命之物,顿时四散遁逃。

呼呼~~~

化作无数操魂虫的云承平感受到了巨大危机,心念一动,无数操魂虫呼啸散开,没入了漫天大雨之中。

“有些浪费了。”

燕霞客微微摇头,抬起的手臂放下。

“这符箓制作不易,用在此处,却也不算浪费了…….”

萨五陵手掌一翻,剑光如水流淌间,他屈指一弹,道剑冲霄而起:

“他们,不该好死!”

轰!

剑光破空发出雷音滚滚。

霎时间,荒山之上的雨幕都被剑光所充斥,无形而肃杀的剑气所过之处,极度的锋锐之下,一切都被无声的切割开来。

剑光浩荡如汪洋,自荒山之上扩散如莲,舒展的枝叶通天彻地。

于一道道惨叫声中,淹没了所有来袭之人。

…….

“真是财大气粗,这般等级的符箓也舍得随便丢出去……”

淅沥沥的小雨之中,一行人驻足远处眺望,隐隐可见剑气冲霄,横扫一切。

“也不看看人家老师是谁?太极道取天意教而代之,且只有三两个门人,区区符箓自然不算什么?”

有人羡又妒,想起此时自己的处境,真真忍不住鞠一把心酸泪。

天下修行道,受箓更有不同,有人持之以剑,有人炼之以鼎,甚至有人以一枚‘金丹’受箓,自然也有人用‘符箓’。

诸修行之法没有高低之分,只是符箓之道太过驳杂,古今少有人以之成就元神。

倒是听说幽冥八君之中的那位文三爷,似乎修的是类似之道…….

此道修行不易,然而,若诸多符箓在身,是真正有越阶而战之力的,而显然,那萨老道,不乏符箓在身。

怜生老道没有理会皇卿儿,白莲道人的冷嘲热讽,眺望远处,心下微微有些感叹:

“安真人这位徒弟,不是等闲之辈啊…….”

在他看来,那位萨道人不过是本命修为,哪怕高了说,也只是触及入道,远不到成真之时。

但这一道剑符,已经有神通之力了。

真人之下,只怕没人能够抵挡的了。

“有那么一位老师在,这不过理所应当罢了。”

白莲道人收回眸光,眉心那枚朱砂泛着血红色:

“倒是你,来这吴州,可是要自吴州前往东陆?”

白莲道人询问。

皇卿儿,无舌道人也都偏移眸光看来。

无论他们想还是不想,他们都必须要走上一趟,但这不代表他们心甘情愿。

“那倒不是。”

怜生老道微微摇头:“吴州背靠连绵群山,内里恶兽险地良多,之后更是一道天渊,不是好去路。”

“那你这是来帮这萨五陵的了?”

白莲道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你,真把自己当那道人的仆人了?我且告诉你,我白莲一生,不为人奴,说好送你前去其他四陆,多一件事,我都不会做!”

“却也用不着咱们出手了。”

怜生老道也不在意,踏步走入雨幕之中:

“吴州往南一万六千里,是仃州地界,那里,有一条去往东陆的道路…….”

……..

吴州发生的事情,安奇生或许知晓,也或许不知晓,却并未有插手的意思。

派萨五陵,燕霞客出京之后,他似乎就什么也不管了,朝廷就那么丢给了黄狗,自己则推演着修行之道。

身怀入梦之法,他每日修行之时间,远比任何人更多。

但在接连入梦之后,他终于也发现了入梦之法的‘后患’。

那一团团精神烙印,每一道都蕴含着一尊修成神通的真人毕生所学,一生之感悟,经历,入梦其中,所得之多,自然不是苦修可以比拟。

但同时,无数人的记忆,经历,对于自我之冲击,自然也是无穷之大。

一个涉世未深之人,陡然承受了数百上千年的记忆,而你本身的记忆不到这个零头,冲击之下,你,还是你吗?

若非安奇生两世为人,跨行三界,精气神合一,三花聚顶,本我灵光强大远超常人,他又不曾盘接受精神烙印之人的毕生经历的话,他也早已承载不起。

即便如此,他也感受到了灵魂的极限。

这百多尊神通真人,渡劫真人的精神烙印自然不至于承载不了,但他也心有警惕。

放缓了这个过程,去芜存菁之后,再徐徐消化,将其化作自己的东西,以保持本我灵光的‘纯一’。

是以,每日里游走于市井之间,体悟人心变易,消化前些年所得,闲暇之时去往如来院与那位‘忍’功大成的如意僧谈玄论佛。

甚至会走出青都城,游走山水之间,观日出日落,看大海星河,睡于云端,翱于风中。

心合自然,以自身之小太极,触摸天地之大太极。

就这样,时光荏茬,岁月匆匆,转瞬之间,已然过去了五十八年。